读韦苏州诗呈申之兼示八侄直之

宋代韩淲

结发游上国,煌煌开吴京。州檄易湖海,所至尘虑婴。

焉知二十载,潦倒还重经。亲党劳行役,朋来展交情。

登临共翔集,离阔独怔营。暑气晓犹敛,堤水散新萍。

得理景无违,安时事逾轻。

虚空歌

宋代张继先

虚空荡荡无边岸,日月东西互宾饯。
东宾西饯几时休,生死场中如掣电。
本来真性同虚空,光明朗耀无昏蒙。
偶因一念落形休,为他生死迷西东。
堪叹世人全不觉,死即哀兮生即乐。
不知生是死根由,只喜东升怕西落。
东升西落理当然,休将情识相牵缠。
不信但看日与月,朝昏上下常周天。
生非来兮死非去,无有相因随所寓。
六道轮回浪著忙,真人止在虚空住。
真人住处无室庐,邻风伴月同清虚。
莫谓灵光只些子,包罗法界无边余。
法界包罗大无外,密入纤尘小无内。
饥寒灾祸不能加,物物头头归主宰。
一堆尘土百年形,如舟泛水凭人行。
忽朝舟坏人登岸,枯木无主从沉倾。
莫腐莫回雇,万水千江几番渡。
这回到岸好焚舟,不须更说波涛苦。
有缘舟居不居舟,终不虞昨夜风雷撼山岳。
虚空不动常如如,识得真空方不昧,
古往今来镇长在。掀翻世界露全身,
尽度众生超苦海。真空消息非顽空,
纵横变化无终穷。听我一歌空里曲,
铁蛇飞上昆仑峰。

东台杂诗

清代蒋春霖

道路犹荒梗,乾坤此寓居。馀生依药饵,左计误樵渔。

色动论兵会,忧来讲易初。凄凉茂陵住,有赋愧相如。

山中懒睡四首 其三

明代王守仁

古洞幽深绝世人,石床风细不生尘。日长一觉羲皇睡,又见峰头上月轮。

茅檐杂诗 其一

明代魏学洢

只在尘寰内,居然径独迂。此君疏类我,石丈老于儒。

候雨迎鸠妇,栽花薙鼠姑。客来深自慰,知有浊醪无。

无双亭观琼花赠圣民

宋代刘敞

东风万木竞纷华,天下无双独此花。那有灵霙凌暖日,不为琪树隔流沙。

祠城寂寂春空老,江雨冥冥日易斜。仙品国香俱绝妙,少倾高兴尽流霞。

次林光朝八月十五日道出南昌寄龚帅实之韵

宋代程大昌

闻有挐音扫榻埃,尚疑却棹酒船回。
锦囊忽至诗传诺,玉尘未交心已开。
邂逅四人今楚尾,班联十载旧兰台。
尊前莫发粗官叹,奇绝江山直一来。

送成礼部谊叔察访守令河南山东

元代张翥

历数开千载,明良会一时。朝廷严守令,宵旰为黔黎。

南服方多故,东州复阻饥。郎官膺简拔,使者出询咨。

此命于今重,如君众论推。直承廉察往,肯作畏难辞。

灵雨随华毂,流风度綵旗。草兼骢一色,柳与辔同丝。

梁宋分淮甸,青齐并海涯。政苛嗟虎猛,民散念鸿离。

罢软宁胜任,奸贪只自私。中牟因雉见,单父得鱼知。

或有隳其职,谁能慎所司。张弦从急缓,朗鉴各妍媸。

治道诚先务,皇心实在兹。俱为良吏选,足慰远人思。

空阔青云步,孤高玉树姿。暂倾冠盖饯,行赴简书期。

事业悬钟鼎,光华映羽仪。归来前席问,请入史臣词。

和资政侍郎湖亭杂咏绝句十首 其三 渔潭

宋代梅尧臣

烟潭深不极,鉴碧无菱花。日脚下波心,澄江见鱼虾。

七弦琴水

元代吴讷

虞城枕山麓,七水流如弦。昔人肇嘉名,千古称琴川。

猗余少年日,结庐住川边。每得琴中趣,不暇丝桐传。

此意常自知,脉脉无与言。

眼中钉

《新五代史·赵在礼传》:“在礼在宋州,人尤苦之。已而罢去,宋人喜而相谓曰:‘眼中拔钉,岂不乐哉?’”

注释:比喻心中最厌恶、最痛恨的人。

典故:五代时期,后唐效节指挥使赵在礼起兵反后唐庄宗,拥立明宗,被任命为义成军节度使,他滥用职权,欺压民众,经常搜刮民脂民膏。他率军去攻打当时人们认为是眼中之钉的契丹,下令宋州百姓每人交1000钱的“拔钉费”,违者处死。

饥寒交迫

宋 王谠《唐语林》第一卷:“上谓曰:‘汝何为作贼?’对曰:‘饥寒交切,所以为盗。’”

注释:交:一齐;迫:逼迫。饥饿、寒冷一齐袭来。形容生活极端贫困。

典故:唐朝初年,高祖李渊为人宽厚,经常亲自检阅囚犯的案卷,经常还亲自提审犯人。一次他发现严甘罗因抢劫犯了法,提审的时候,他见这个囚犯瑟瑟缩缩地跪在地上,显得很可怜,问他为什么要做强盗。严甘罗哆嗦地回答是饥寒交迫所致。

柳暗花明

宋 陆游《游山西村》诗:“山重水复疑无路,柳暗花明又一村。”

注释:绿柳成荫、繁花似锦的美丽景象。也比喻又是一番情景或进入一种新的境界。

典故:南宋时期,陆游被免职回到故乡山阴,在故乡闲居三年,靠读书打发日子。四月的一天,春光明媚,他独自一人到西山游览,经过一山又一山,终于找到一个绿柳成荫的山村,就作诗《游山西村》:“山重水复疑无路,柳暗花明又一村。”

锐不可当

明 凌濛初《初刻拍案惊奇》第31卷:“侯元领了千余人直突其阵,锐不可当。”

注释:形容勇往直前的气势;不可抵挡。

典故:五代时期,周太祖郭威即位不久,后汉的河东节度使刘旻率军攻打晋州。周太祖派常胜将军王峻前去救援,王峻到达陕州后驻军休息。太祖派翟守素前去催征。王峻解释为了避免与来势汹汹、锐不可当的刘旻军队正面冲突而损兵折将,刘旻见势不妙就撤军。

悬鼓待椎

《渊鉴类函·乐·鼓二》引明陈耀文《天中记》:“宋范仲淹一日携子纯仁访民家。民舍有鼓为妖。坐未几,鼓自风滚至庭不已,民舍皆股栗。仲淹徐谓纯仁曰:‘此鼓久不击,见好客至,故自来庭以寻槌耳。’令纯仁削槌以副之,其鼓立碎。”

注释:《渊鉴类函·乐·鼓二》引明陈耀文《天中记》:“宋范仲淹一日携子纯仁访民家。民舍有鼓为妖。坐未几,鼓自风滚至庭不已,民舍皆股栗。仲淹徐谓纯仁曰:‘此鼓久不击,见好客至,故自来庭以寻槌耳。’令纯仁削槌以副之,其鼓立碎。”因以“悬鼓待椎”喻急不可待。

典故:宋朝时期,范仲淹一天带儿子去民家访问,民房中有鼓妖在他们坐不久时自动滚到前庭,满屋子人都感到害怕。范仲淹慢慢地对纯仁说:“此鼓久不击,见好客至,故自来庭以寻槌耳。”就让纯仁击鼓,那妖鼓立即自破。